43mmps
/

2,700km

Nov 01, 2020

Happy birthday, happy 10th anniversary.

00:00 Aug 31st, 2017 (JST)

JR Tower T38, Sapporo

這是一個我的,關於約定的故事。 故事要從 2015 年開始說起。

2015 年 Magical Mirai 首次進入日本武道館,對很多人是重要的回憶。我也是。

抽選中了兩張 Live 票,但最終沒有成行。臺灣北端富貴角燈塔,是我能到達,最接近的地方了。

人生第一次認知到「還是應該多存點錢呢」的悲哀。

下次去。

實驗室與 W 教授

我們系上有一學年的畢業專題課程,必修。而我選擇 W 教授作為指導教授。專題奇蹟似的在半個月後完成,讓我獲得成為研究助理的機會。對剛認知到存款不足的悲哀的我,這個機會還算可以的了。 第一件工作是產學合作專案。我的身份同時是 PM 兼 RD,而且還是一人團隊。也就是說,從簽約完成後到結案當天,安排時程的、開發的、配合驗收與教育訓練的,都是我一個人。

因為這是必修課,專題學分的修課期間不算正式聘用。一年後才開始領取月薪,6,750,不含勞健保。

R 團隊

在成為研究助理後的幾個月,W 教授介紹了 R 團隊的成員讓我認識。R 團隊是 W 教授為首的新創團隊,成員大多與 W 教授的人際網路有關,多半是學生。而 W 教授的意思是讓我進團隊擔任 Chief (and the only) Software Developer。

團隊參與了各種創業競賽,最終好不容易在只有產品原型(效果還很差)的狀況下獲得了某政府單位的一年期補助。取得補助後的第一件事是跟團隊內的每個人合資成立公司,我被分配到一萬元的額度。還好我到離開前都沒真的交過這筆錢。

補助同時也讓團隊有了擴編的機會,於是教授找來了 C 學長。C 學長以前是 W 教授實驗室的博士生,因為不滿教授的作風,帶著碩士畢業證書休業走人。我不確定 C 學長怎麼會答應進 R 團隊工作,不過據說薪資從一開始 W 教授保證的「都可以」,到後來只剩前一份工作的一半多一點。

順帶一提,此時的我雖然身兼研究助理和”Chief Software Developer”,月薪還是相同的 6,750。這也讓我在大四畢業後就馬上以服役的理由「暫時」離開團隊。最終也沒有回到團隊內,因為團隊隨著 CEO 與 CMO 的分手也解散了。據說是男方在服役期間兵變女方,原因不可考。

Hospitalized

在 W 教授實驗室與 R 團隊工作的那段期間,我病倒了。 急性盲腸炎,據說是長期飲食與作息不正常誘發。

急診醫師告知必須馬上開刀之前,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與 W 教授請假,可能要住院一陣子不能工作。

不過在病床上躺一週之後我還是回去工作了。

2,700km

2017 年,也就是ミク十週年的時候,我趁著學士畢業的大好機會把之前那堆亂七八糟的工作斷了個一乾二淨,拿著用兩年的肝換來的存款,出國玩了好幾天。 四段機票,三個地區,大概能參與的ミク十週年活動都參與了。包含 8 月 30 日當天晚上在札幌的夜景下幫ミク慶生。

我想,2015 年那個「下次去」的決定,無意間讓我經歷了這兩年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讓我用兩年的時間,越過了當初擋在面前那片絕望的海洋。那是 2,700 公里。一個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用我一部份的人生,換來的距離。

This is the speed I’ve been though.

The slowest pace I ever knew.

Those pain never gone, they’re here to remind me:

The weight of making dreams come true.

——— 43mmps

標籤

生活

延伸閱讀

腦內回饋機制與性別特質發展假說

我的人生中受益於自己的兩項能力很多:細心與同情。細心讓我可以注意到一些別人注意不到的細節。同情讓我在溝通上能夠理解他人想法,並且使對話有效進行。

紫煙

吸入後悔,吐出妥協。

catLee

leemiyinghao@gmx.com

初音不是軟體。